093 黄石小镇

胸口碎大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lwqnkj.com,最快更新网游之武林群侠传最新章节!

    在街道边朝卖杂货的npc随便买了几个包子补充完饥渴度之后。

    三人迅来到东城门前花弄影一身火红的披风骑着棕色的高头大马耀武扬威的站在一群小姑娘的中央。

    这些mm们眉角含春的问这问那看着花弄影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崇拜与热情不过看她们的装备不过是刚走出新手村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姑娘而已。

    见到叶飘等一行人的到来。特别是叶飘身旁的秋寒香后。

    花弄影贼兮兮的眼神此刻瞪的更大了口沫横飞、滔滔不绝的连人带马夸赞着自己。

    还未近前就听他大笑道:“老子这匹马叫做无极怎么样?帅气吧?什么?无骨鸡柳咳咳是无极这位大姐你耳朵被风吹歪了?”

    “没错!它叫无极俺叫花弄影!所谓云破月来花弄影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哇哈哈哈怎么样?小弟不才但这名字是不是取的蛮诗意的?”

    “……”

    正说到最爽处忽然一个冰冷的眼神让花弄影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

    天刺!

    花弄影自然不晓得天刺是谁不过天刺的眼神却让花弄影差点从马上一头栽下来连忙收住自己的话头冲那些小mm们挥了挥手。看着她们依依不舍的离去以后花弄影连忙将无极收入座骑栏内小心翼翼的来到叶飘身前迟疑的问道:“这位是…”一边说一边职业习惯的向周围打量着。

    他开始现有些奇怪的地方了。

    叶飘没空和他废话一把揪着他的衣领转眼间随着秋寒香和天刺走出了东城门外。

    百草门坐落在襄阳城周边的黄石镇和清平岭之间。

    之所以说是镇是因为它的规模很小没有驿站没有药铺更没有钱庄和酒楼。

    只有几个老不死的npc每天十分无聊的坐在镇口等待那些不长眼的玩家来到这穷山恶水之地收刮一些做任务必备的银两和系统每月所的俸禄。

    系统调整以后从襄阳城东门出步行走到黄石镇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

    游戏里一天的时间大概等于现实里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

    叶飘等人的第一目的地自然也在黄石镇。

    路上叶飘虽对花弄影刚刚的作为十分不屑不过那匹灰色的无极到是把叶飘的兴趣勾起来了。

    于是他问:“无极怎么弄来的?”说起无极他又想起了灭曲和毁笛所乘的那“黑白双煞”目光下意识的朝天刺望去。

    天刺英俊的侧脸漠然的眼睛目不斜视的穿行着。

    就在这时隔在他和天刺中间的秋寒香恰在此刻望了过来。

    四目交投秋寒香这次却没有害羞反而目光里满是忧怨。

    她在怨恨什么?

    叶飘呆了一下刚想问问秋寒香却又把头偏了过去。

    这时花弄影的声调在叶飘耳边响起道:“新开的马匹系统啊难道你不晓得?花三百两银子就可以买一头象无极这样的上品马儿了!”

    叶飘想起一事问:“上次我给了你多少钱?”

    花弄影不假思索的答:“三百两!”

    叶飘有些抓狂的道:“你拿我的银子放我的鸽子泡我的马子还有脸皮跟我在这吹牛老子杀了你!”

    未等叶飘说完这番话花弄影早就以手遮脸做贼心虚的跑开了。

    接着气喘吁吁的道:“不就三百两银子么?至于么?等老子以后开张了别说三百两就是三千两也会还给你的!”

    叶飘翻了翻白眼心想“做贼很光荣吗?”

    当下丝毫不理正在皱眉的天刺和花弄影对骂起来。

    尽管他们骂的粗俗不堪一嘴的市井乡语但还是逗得秋寒香在旁暗自偷笑。一旁的天刺也是目瞪口呆偶尔嘴角也会露出一丝很微小的弧度。

    很快的秋寒香先前对叶飘的那份不满就这样化于无形之中了。

    接着又和花弄影天南地北的胡扯一番。再加上花弄影别的不行拍马屁到是一个顶三直把秋寒香夸的天上少有人间难求那夸张的语调直把自己都快说晕了更何况毫无抵抗之力的秋寒香?

    被花弄影夸奖的时候秋寒香会时不时的拿眼偷偷去瞧叶飘的脸色只希望在叶飘的心里她秋寒香也是一样的倾国倾城美绝美幻。

    可惜叶飘又一次让她失望了。

    他正在和天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仿佛在请教武功又仿佛在询问着一些关于毁天灭地的事情。

    看得出来天刺对叶飘到是没有什么恶感这让她稍稍宽心了一些。

    不过说来也怪为什么叶飘总是能轻易博得一个陌生人的好感却又时常被追魂、留仙那些人追杀呢?

    他们之间至于有那么大的仇恨吗?

    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在忌婵叶飘害怕他挡了他们的路?

    这样一想秋寒香又情不自禁的开心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喜欢的人能让朋友喜欢能让敌人害怕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不是么?

    天刺心里则又是另外一番想法。

    平心而论他应该讨厌叶飘的。

    可是他偏偏连一点厌恶他的感觉也没有这又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的大度、他的豁达?还是因为叶飘本身就不是一个另人讨厌的人?

    可是他能眼睁睁看着秋寒香走进叶飘怀里么?

    答案当然是不行。

    假如叶飘稍稍露出一点敌意的话也许他会毫不留情的一剑刺穿他的咽喉。

    但他现在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他觉得自己下不了那个手尤其当叶飘一脸痞气一脸笑意偶尔眼中也会闪出一抹寒光的时候他会生出一种就算能下手也未必能够杀了他的感觉。

    这让他既心寒、又期待。

    叶飘和地斩不一样。

    地斩是依靠杀气而进入高手境界。

    可是叶飘不是。

    在他眼里他还根本没有成长起来。假如有一天叶飘和地斩一样为了追求武道而不顾一切的话那又是怎样的情形?

    其实关于这一点天刺是真的看走眼了。

    叶飘并非不想而是不能。

    他在等。

    等待时机。

    等待一个最佳的、最完美的时机。

    好比上次单挑留仙那次。

    他要让所有人臣服在他的脚下。不过并不是现在。

    于是叶飘现在只能装装疯卖卖傻。

    …

    四个人就这样各自想着心事终于看到了黄石镇的影子…
抓住裸体jk双尾辫疯狂av_没有穿内衣的邻居爆乳_美女高潮喷水被强摸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