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众生百态

胸口碎大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lwqnkj.com,最快更新网游之武林群侠传最新章节!

    当欢呼声响彻全场时叶飘却已找不到擂台上伊人的纤影。

    秋寒香仿佛一下子就从人流中消失不见了。

    叶飘心里突然感到一阵空荡荡的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他本来以为秋寒香会跟他打声招呼甚至扑进他的怀里激动得热泪盈眶的。那种画面他曾经在电视或电影里面司空见惯他也觉得这种时候他们之间也应该如此。

    可是不是!

    秋寒香没有。

    秋寒香仅仅是狠狠瞪了他一眼就从台上消失了。

    叶飘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穿了个淫神套装她就生气了?

    叶飘突然现原来自己内心里面很寂寞很空虚也很需要有人陪着。

    那不同于性器官长期以来下岗待业一直找不到“工作”的寂寞。

    而是身在人群中身在烈日炎炎的夏季却赫然觉自己全身冷的寂寞。

    是的!

    这种寂寞深入骨髓如影随形不破不灭无处不在。

    叶飘觉得在那些欢笑的背后自己依然忘不掉那个曾经伤害过他的女人。

    那不是爱也不是恨。

    更不是恼羞成怒。

    也许仅仅是因为那一丝惋惜和无奈。

    也许人生就是如此。

    犹如——女子的月经。

    ——你明明以为它会一帆风顺来的时候它却偏偏改变了轨迹。而且痛的时候也会让你麻木不仁甚至撕心裂肺苦不堪言。

    叶飘现自己真的有些变了。变的更加淫荡了。

    就连这么好的比喻都能想得出来。他真的不能不佩服自己。可是为什么视线会有一些模糊的感觉呢?是什么在向外涌出?。

    过了一会儿叶飘完全恢复过来向另一张“震”字台走去。

    擂台上两个书生打扮的玩家正在对对子。

    叶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职业难免又动了好奇心驻足听了一会儿。

    只听左面那个穿黑衣的道:“一里书斋半里烟村半里市!”

    右面穿白衣的很快回道:“十年心学五年炼气五年神!”

    穿黑衣服的笑道:“二月春风八月秋风昼夜不长不短!”

    白衣道:“三年一闰五年再闰阴阳无错无差!”

    黑衣思考了一会儿道:“一叶孤舟坐着两三骚客启动四桨五帆经过六滩七弯历经八颠九簸可叹十分来迟!”

    白衣同样思考片刻道:“十年寒窗进过九八学院抛卸七情六欲苦读五经四书考了三番两次今年一定要中!”

    叶飘:“……”

    黑衣用手敲着脑门道:“水中冻冰冰种雪雪上加霜!”

    白衣不甘示弱的道:“空中腾雾雾成云云开见日!”

    黑衣抓狂道:“先生先生后生后生先生生后生后生生先生先先后后生生不已!”

    白衣喘息道:“我说我说你说你说我说说你说你说说我说我我你你说说何妨!”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

    “我去你妈逼!“

    “俺操尔爷卵!”

    “我…我…我!”

    “你…你…你!”

    “……”叶飘再也忍受不住终于“呕”的一声吐了一地。又向另一张“兑”字台走去。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悠扬悦耳的琴声。

    感情这张台上的两名玩家正在比琴。

    叶飘隐隐约约听到台上的npc说什么〖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汉宫秋月〗、以及〖高山流水〗之类的古曲名连忙掩耳绕行。

    他还不想再被刺激的呕吐一次。

    来到下一张“艮”字台叶飘看到两个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画画。

    一人道:“你看我这副唐伯虎的〖春山拌路图〗怎么样?”

    另一人哂道:“恐怕及不上小弟的〖看泉听风图〗吧?”

    原先那人又道:“那这一副边文进的〖竹鹤双清图〗又如何呢?”

    另一人依旧笑容不减道:“还是比不上小弟的〖春花三喜图〗啊!”

    “……”叶飘又一次绕开。

    终于一口气跑到最后一张擂台。还未走近就看到擂台上火星四溅台下正准备参赛的选手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到了自己。

    叶飘环目一扫身子一震失声道:“心灵手巧?”

    台上的人正是心灵手巧。

    此刻正在和另一人较量打造之术。

    叶飘只看了一会儿就完全失去了兴趣。

    大喊了一声“心灵手巧加油!”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回到自己原来的那张擂台时剑十三走过来表情复杂的道:“你刚刚干嘛去了?”

    “随便看看!怎么了?”

    剑十三伸手指了指叶飘身后道:“寒香找你很久了!”

    叶飘闻言回过身子就看见秋寒香正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自己。

    两人眼神交流之下仿佛有着千言万语要说一般。剑十三很识趣的走开。走的时候叶飘却没有留意到他的神情突然起了一种很微妙的变化。

    这时叶飘板着脸问了一句和剑十三同样的话道:“你刚刚干嘛去了?”

    秋寒香道:“买东西!”

    “买什么?”

    “画笔!”

    “在哪里买的?”

    “泥人张分店!”

    “买画笔干嘛?”叶飘勉强压住自己心里的波荡又转为好奇的问。

    “给你的装备改良一下啊!”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画笔走了过来道:“你转过去好不好?”

    叶飘“哦”了一声。

    秋寒香见他不动。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走到他身后用画笔在他披风上的“淫”字旁边多加了几个字。

    “这样就可以了!”秋寒香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道。

    “你写了什么?”

    “**不能移!”

    “…这是什么意思?”叶飘不懂。

    秋寒香笑了笑“这意思就是说你可以**但却不能勾引别的mm!”

    叶飘眼珠子转了转道“我偏要勾引你又能把我怎么样?”话虽如此但心里还是浮起一丝甜蜜。

    秋寒香“哼”了一声道:“你敢!”

    叶飘大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我又不是风华你也不是沉鱼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秋寒香道:“这句话你敢对着沉鱼姐说么?”

    “他不敢的!恐怕当着沉鱼的面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一个男人突然插话道。

    叶飘下意识的接口道:“我为什么不敢?难道我还怕臭死她?”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好!我就在这里你放吧!”一个女声也在这时插话近来道。

    叶飘大惊之下扭头现沉鱼不知何时已经和风华到了自己的身后。此刻正冷笑着盯着自己。

    ——目光如刀!

    “…….”

    叶飘倒抽了一口凉气。

    情不自禁护住了自己的小**。
抓住裸体jk双尾辫疯狂av_没有穿内衣的邻居爆乳_美女高潮喷水被强摸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