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番外十一:永远不散【全文完】

稚楚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lwqnkj.com,最快更新营业悖论[娱乐圈]最新章节!

    出道以来,卡莱多一直保持着一年至少结伴旅游一次的传统。哪怕行程多么繁忙,只要有休息期,他们一定会一起去旅游。

    听觉公开后的半年后,他们凑上了合适的时间,一起出发去了北欧,想好好在北欧的几个小国家玩一圈。

    公开后过了专辑宣传期,方觉夏就一度神隐,裴听颂虽然还有活动,但两人鲜少同时出现在公众中,粉丝日嚎夜嚎,每天在两人的微博“万人血书”,盼着小情侣能公开秀一次恩爱。

    方觉夏虽然不看微博,但凌一天天跟粉丝互动得起劲儿,连他的小号都是听觉女孩苦兮兮的求助,所以凌一也看不下去,每天提醒方觉夏。

    终于,趁着六人外出旅游的机会,方觉夏终于打开了直播间。

    心心念念的粉丝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但也因为人数太多太激动,直播间直接卡到根本没反应。方觉夏鼓捣了半天,最后还是把手机放在架子上,对着床,自己去酒店房间的大镜子前整理衣服。

    换好衣服的裴听颂出来,看见方觉夏抬手准备给自己戴围巾,还以为直播没开始,于是直接一把抱起方觉夏,走了几步倒在床上,自己压在方觉夏的身上。

    “亲一下。”裴听颂低头正要凑上去,谁知方觉夏飞快地把围巾往上拉了拉,挡住自己的嘴唇,手速太快,裴听颂落下来的吻已经隔了一层绵软的围巾。

    裴听颂皱了皱眉,抬起头,“怎么了?还不让我亲。”说完他强行把围巾扯开,捧着方觉夏的脸直接吻了上去。

    “唔!唔……”方觉夏的手拍打着裴听颂的肩,拼命地挣扎,裴听颂轻而易举就撬开他牙关,深入进去,让他浑身过电一样酥麻。

    “不行……唔……直播……”

    听到这两个字,裴听颂才突然间意识到什么,动作一瞬间停止,咫尺间对着方觉夏眨了眨眼。

    晚了。直播间早就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着摔上床强吻也太苏了!!!!]

    [草草草上来就是床戏!!!聋了聋了聋了!]

    [我没聋!我刚刚还听到舌吻的水声了!]

    [我的妈我现在捂着嘴在手机前静音尖叫呜呜呜呜呜谁来救救我]

    [jxgg你干嘛拦着他我不差这点流量你们给我继续!!!]

    “直……播?”裴听颂一脸懵逼地趴在方觉夏身上,还依旧捧着他的脸。

    方觉夏心如死灰地点了点头。

    他们飞快从床上起来,裴听颂嗓子跟出了大毛病似的,一直清嗓子清个不停,方觉夏则红着一张脸,闷不吭声地走到床头柜前把手机拿起来,看见满屏幕的[聋了聋了],直接臊得把手机塞到裴听颂手里。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了,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裴听颂接过烫手山芋,干笑了几声,“刚刚是个直播事故,让我们当做无事发生。”

    [你骗人!我们都看到了!]

    [woc觉夏哥哥的嘴都被狼崽子亲红了]

    “他嘴本来就很红的。”裴听颂给自己辩护。方觉夏此时已经对这镜子戴好了围巾,又给裴听颂递上另一条围巾,那是他们第一天抵达瑞典时在街边的手工店买的。

    裴听颂右手拿着手机支架,下意识伸了左手,可还没接过围巾,他就故意说,“我现在在直播,不方便,一会儿戴吧。”

    方觉夏捏着围巾,看了一下,不出所料主动帮他戴上,还认认真真地打了一个结。

    [聋了聋了聋了,真的要聋了]

    [好甜,我们漂亮宝贝是什么甜甜天使]

    “我们现在要出门了,过来。”裴听颂心满意足地揽住方觉夏,手机拿远,屏幕正好可以容纳他们两个人。从酒店出来,他们走在冬日的阳光下。这里的街道充满了异国风情,裴听颂和方觉夏并肩走在这样的背景下,画面漂亮得不像话。

    “啊。”方觉夏突然停下来,摸了摸口袋,又把肩上的背包取下来检查。

    “怎么了?”

    [为什么jxgg都不会长大的,还是和刚出道一模一样,素颜看起来又奶又乖]

    [好可爱啊觉夏,今天也是想绿pts的一天呢]

    方觉夏抬起头,伸出自己的手,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忘记戴手套了。”

    裴听颂一下子笑出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他把手机支架给方觉夏,自己咬住手指尖的皮手套布料,扯下来一只手套。虎口的纹身露了出来,裴听颂拉过方觉夏的一只手,要给他戴手套,“戴这个,可能有一点大。”

    “我戴了你戴什么。”方觉夏挣着自己的手,不想戴,但是又没办法从裴听颂的手里挣脱,有些着急,就抓住他的手。

    “你干嘛。”裴听颂笑了一下,“又牙痒痒了想咬我啊。”

    这一句无心说出来的话,一下子点燃了直播间的弹幕。

    [什么??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又想咬我?所以那个牙印真的是jxgg的!]

    [我就知道!!!卧槽我一直这么猜的没想到是真的!我就说那个牙印怎么看都不像是小猫啊!]

    [我想到他们之前的描述来着,队友说是葡萄树养的小猫,雪白雪白的,嗯……某种程度来说也的确是真的]

    [啊啊啊啊啊这个陈年惊天巨糖,pts你真是好样的!]

    光顾着戴手套的两个人对泄露秘密全然不知。戴好后方觉夏眯着眼看了一眼弹幕,忽然间发现什么,啪的一下一巴掌打在裴听颂的胳膊上,眼睛也瞪圆了。

    裴听颂一脸莫名,做了个[怎么了]的口型。

    [哈哈哈哈哈jxgg太可爱了]

    [真的是后知后觉方觉夏啊]

    裴听颂也忽然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开始笑,“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说着他又讨好地去搂方觉夏,“哥哥。”

    [哎哟哟哟又开始撒娇了]

    [好久没听到葡萄树喊哥哥了呜呜呜呜]

    两个人站在路边等车,方觉夏想快速过去这一茬,于是和粉丝们聊其他的话题,“火哥他们几个还在酒店,他们昨天打牌玩到很晚,现在还在睡懒觉,中午饭都没吃。”

    有粉丝问他们是不是特意出来二人约会,裴听颂说是呀,笑得还特别灿烂。方觉夏抿着笑意摇头,“其实我们是出来见一个朋友,很久没有见面了。想着很久没有和大家见面了,就开直播和大家聊聊天。”

    “想我们吗?”裴听颂挑了挑眉。

    [太想了呜呜呜呜]

    [我们小裴真的是越来越帅了]

    约好的车来了,方觉夏和裴听颂上了车,在车上和司机用英语交流了一阵子,司机还问他们是不是亚洲的模特,方觉夏笑着说不是,司机又说他们很好看。

    [司机太有眼光了!]

    [哈哈哈小裴这个头儿走哪儿都被人说像模特。]

    和粉丝聊着聊着,很快他们就抵达了目的地。两人下了车,沿着街道走到拐角,有一间装修得很是温馨的咖啡店,门口挂着一串雪白的风铃,方觉夏走在前面,推开了门,风铃晃荡,发出悦耳的声响。

    裴听颂跟在方觉夏的后面,“我们有跟这一位事先聊天,他还挺想和大家打招呼的,本来我们是想找个餐厅吃点东西,他一直喊饿。不过因为这一位也要出来,我们就直接过来咖啡馆了,希望这里的吃的不要太难吃。”

    [我怎么感觉小裴的语气有点酸呢]

    [哈哈哈左一个“这一位”,右一个“这一位”,是真的好酸]

    “谁酸了……”裴听颂着急反驳,可一抬头就看见方觉夏被一个熟悉的身影热情地抱住,他的脸光速垮下来,“行吧我酸了。”还不忘把镜头转换成后置,让直播间的粉丝陪着他一起看。

    [欸????那个不是梁若吗!!!]

    [天哪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的是梁若!呜呜呜原来觉夏哥哥说的朋友是梁若]

    镜头里,和觉夏拥抱完的梁若远远地就看到了裴听颂,结果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笑着比了个中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裴听颂你也有今天]

    [哈哈哈哈哈哈裴式打招呼法则]

    “嘁。”裴听颂一副[你觉得我会生气吗]的表情,也对着他比了个中指。梁若大笑起来,朝他招了招手,“快过来啊。”

    这是梁若退圈之后,他们第一次面对面聊天,也是梁若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知道他们正在直播,梁若还特地跟粉丝们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我是梁若。”说完他看了看方觉夏,“有点奇怪欸,跟你们的粉丝打招呼。”

    裴听颂故意说,“可不是吗,曾经的对家粉。”

    [哈哈哈哈哈没有关系!我们也很惊喜!]

    [你过得好就好!]

    [梁若也没有怎么变啊,真好]

    “你们的粉丝真是人美心善啊。”梁若看着弹幕,感慨道。

    他们围坐在一个小木桌边,旁边是壁炉,还有两条懒懒的萨摩耶犬。梁若给他们一人端了杯咖啡,还有很多他们这里的招牌小吃,“尝尝,这个很好吃的。我每天吃都吃不腻。”

    方觉夏笑着拉了他一把,“别忙了,坐吧。”

    “行。”梁若刚坐下,又突然想到什么,“啊,我去跟carl说一下,他还不知道你们过来了。”

    他一走,裴听颂就立刻挨着方觉夏,歪着脑袋靠在哥哥肩膀上,对着镜头举起手里的咖啡,“你们知道吗?我花了四倍小费喝这杯咖啡。”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仇什么怨]

    方觉夏笑着拍了拍裴听颂的头,却被裴听颂一把抓住手,亲了一口。弹幕一瞬间沸腾。

    [呜呜呜这个狗粮太香了!]

    “不要这样……”方觉夏攥紧了裴听颂的手,瞟了瞟咖啡馆的其他人,“这里还有好多人呢。”

    “怕什么?我们都订婚了。”裴听颂故意捧起方觉夏的脸亲了一口,又亲了一口,周围的其他客人也开始打量这对年轻的东方男人,甚至有笑着吹口哨起哄的声音。

    方觉夏白皙的脸颊透着羞赧的红,快要和眼角的胎记一个颜色。可裴听颂越发嘚瑟,搂着方觉夏的肩膀对周围起哄的人说,“heislove.”

    [啊啊啊啊啊啊啊love,虎子不愧是你!]

    [啊啊啊快点给我一个胰岛素和助听器!我现在又聋又齁!]

    隔壁桌的大胡子男人毫不吝啬对方觉夏的赞美,“你的爱人长得很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东方男孩。”裴听颂大方说了谢谢,顺便对他秀了秀自己的戒指,“我们已经订婚了,我是他的未婚夫。”

    方觉夏下意识想捂住裴听颂的嘴,却被裴听颂抢先抓住了手,又亲了亲他的手腕。

    [真是蒂花之秀,聋了聋了]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不秀恩爱了,照裴听颂这个秀法,我们能直接甜死。]

    没过多久,梁若就回来,还带着一个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两人一起坐下,样子很是亲密。方觉夏很快就明白,这个人或许就是梁若现在的伴侣,在电话中梁若就已经透露过他已经有了归宿,对方很爱他,也疗愈了他的伤痛。

    “这个咖啡馆好温馨啊。”方觉夏环视周围,“一进来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是吧。”梁若也跟着打量,“这里面每一个小装饰都是我亲手做的,你看那个壁画,十字绣那个,那是我绣了好几个月的作品,是不是很厉害。而且我现在还学会了烤土豆,很好吃的,carl很喜欢吃……”

    方觉夏望着梁若,看见他脸上真诚又幸福的笑容,终于放下一颗心。之前的担心和顾虑,在真正见到这个人的时候终于打消。

    太好了,大家最后都获得了幸福。

    他们从食物聊到生活,梁若跟他们分享了自己发生的趣事,方觉夏和裴听颂也说了许多。

    “哎对了,carl他以前是一个乐队的吉他手呢,”梁若骄傲地催促爱人去拿来两把吉他,顺便施舍了一把给裴听颂,“我们唱歌吧,好久没有唱歌了。”

    听到梁若说出这一句,方觉夏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他们一起练习的时光。

    他点点头,carl和裴听颂即兴配合着弹起吉他,他们唱了一首非常经典的英文老歌。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有点想哭]

    [太温馨了,感觉好幸福啊,我也想有一间自己的咖啡馆]

    一曲唱完,又是一首。咖啡馆的其他客人都忍不住给他们鼓掌。他们关闭了直播,喝着咖啡和啤酒,聊着过去的梦想和如今的生活。时间过去得很快,北欧的天黑得很早,黄昏时分,方觉夏收到了江淼的电话。

    “我们得走了,淼哥他们已经出门了。”方觉夏拍了一下梁若的肩膀,“明天再来看你们。”

    虽然舍不得,但梁若还是点了点头,“是要一起出去玩?”

    “嗯。去看极光。”

    当时选择来北欧的原因,就是凌一偶然间提了一句,说很想看极光,偏巧方觉夏又知道梁若在瑞典开咖啡馆的事,就这么一拍即合,大家以最快的速度约定好旅游的目的地。

    从咖啡馆出来,贺子炎开着租好的房车来接他们,六个人终于碰了头,坐在副驾驶的江淼对着地图和攻略,指挥他从小镇开往极光观赏地。北欧的冬天很冷,六个人都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毛绒帽,全副武装。

    “我刚刚又去网站查了一下,说晚上十二点可能就会出现了。”说着凌一就开始在车里扭动,“好激动呀。”

    “对了。”路远从包里拿出一副手套递给方觉夏,“小裴说你们出门忘拿手套了,我们又买了一副。”

    方觉夏拆开来给裴听颂戴上,“露营吗今天?”

    “不露营了。”贺子炎一边开车一边说,“我们这不是换了房车,还是小裴租的。他说露营太冷了,下次去跟漂亮的地方露营吧。”

    方觉夏看向裴听颂,只见他戴好手套,摸了摸方觉夏的头,轻声说,“露营你的腰受不了的。”

    “好吧。”

    大家在车上无聊,于是凌一开了kaleido的大直播间,想和粉丝一起等极光。直播一开,大家又开始了卡莱多说相声的传统艺能。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们有些饿了,几个人干脆在房车里跟大家做了个吃播。凌一口气吃了四十颗肉丸,撑得躺在沙发椅上起不来,跟只翻不了个的乌龟似的。

    方觉夏坐在直播的手机前,慢吞吞地剥着一颗烤土豆的皮,偶尔抬头看一眼屏幕。

    [所以这期直播的主题是:漂亮宝贝剥土豆]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觉夏]

    忽然间,他看到一个id叫chloepei的用户,一口气给他们的直播间送了折合人民币将近五百万的礼物,吓得他愣愣地看了好久,等到裴听颂走过来问他土豆好不好吃的时候,方觉夏才回神。

    [草这是什么土豪粉丝]

    [卧槽卧槽截屏留念,这是我离有钱人最近的一次!]

    “我还没吃呢,”他扭头看向裴听颂,把刚刚天价礼物的事告诉他。裴听颂很是无语,“谁啊这么暴发户,是觉得我很穷吗?”

    方觉夏不知道真人是谁,只好把id给他背了一遍。没想到裴听颂直接扭头,“chloe?”

    方觉夏点了点头,“你认识?”

    “我姐……”裴听颂叹了口气,开始对着屏幕用英文说话,让她姐消停点,他不缺钱。

    “草!我还以为是新的有钱人,没想到是一家人5555”

    “霸总姐姐出现了!姐姐我爱你!”

    时间越来越晚,他们裹着厚厚的外套在外面坐了一圈,等待着极光的出现。大家开始闲聊,贺子炎和江淼架好了摄影设备,路远和凌一的二人转直播就没停过,闹腾个不停。

    裴听颂给方觉夏泡了一杯热巧克力,又给他披了张厚毛毯,挨着他在直播屏幕的小角落坐着聊天。

    他压低声音,对方觉夏说:“方平戒毒成功,出来了,我不放心,还是找人盯着他。不过他好像也变了,一出来就找了份工作,而且没有回广州。”

    方觉夏轻轻地嗯了一声,抿了一口热可可,抬头望着夜空。

    裴听颂侧目,凝视着方觉夏的侧脸。每一次看他沉默,他都会想起从旧金山赶回北京的夏天,会想起那时候等待着一个拥抱的方觉夏。

    “觉夏。”

    听到裴听颂唤着自己的名字,方觉夏回头,轻轻地嗯了一声,问他怎么了。

    裴听颂轻声问:“你会不会想,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些意外,你的人生会更美满。”

    毕竟他是一个那么害怕犯错的人,一定很想规避掉所有发生过的错误,如果有这个可能。

    方觉夏笑了笑,“小时候想过,经常想,一直到出道的时候,我都会做类似的梦,不过后来就不想了。”

    “为什么?”

    看着裴听颂脸上的疑惑,方觉夏往他身上靠了靠,笑得很甜,“跟你说个故事。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本来是作为优秀学生,被选中去参加市教育局举办的一个活动,而且要代表发言。”

    裴听颂亲了亲他的发顶,“我们觉夏哥哥这么厉害啊。”

    方觉夏嗯了一声,“为了那次演讲,我准备了一星期。谁知道后来,我居然发了高烧,几乎不能说话了,所以学校换了一个学生代替我。”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那时候我很沮丧。”

    “可怜的小觉夏。”裴听颂搂了搂他,“然后呢。”

    “然后,因为没能参加活动,我只好在那一天的早上照常去参加周末奥数班。我每次都会从公园里抄近道,好巧不巧的,那天我遇到一个孕妇阿姨,我看见她站不住就要倒在地上,而且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方觉夏难得绘声绘色地给他讲故事,很孩子气,好像真的回到了那一天,“我吓坏了,把她扶到草地上,然后背着书包满处跑,终于找到一个大人,帮我打了120,我们一起去了医院。”

    裴听颂搂着他,认真听着故事,轻拍他肩膀,“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小朋友。”

    方觉夏继续说:“我的课没上成,在医院等了好久,后来阿姨生了个小宝宝。”他有些激动,从裴听颂怀里起来,眼睛亮亮的,“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摸到小婴儿的手,特别软,她攥着我的大拇指不松开,看着我笑。那种感觉太奇妙了。而且阿姨说,没有我,这个小宝宝可能就不会出生了。”

    他说完了自己的故事,神色变得温柔起来。

    “每当我为一件事感到后悔的时候,我就会把这件事拿出来想一想。”他再一次靠在裴听颂的肩头。

    “其实我们都是经历的集合。一件件顺序发生的事件串联起来,塑造了现在的我们,如果这其中有任何一环发生了变化,我就可能不是现在的我了。

    我没办法阻止坏事发生,也没办法阻拦遗憾的到来。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世界是以一种无形的守恒秩序运转的,遗憾的背后或许藏着一份馈赠。这样一想,遗憾也就不算是遗憾了。那个站在话筒前背着发言稿的我,一定无法牵到那个小婴儿的手,不是吗?”

    看着方觉夏夜色中温柔的面容,裴听颂仿佛看到他坚韧的那颗心。他想,这就是他最爱的人,这就是他的爱人最珍贵的一部分。

    于是他笑起来,“没错,只有错过了那场演讲的你,才能守护一个小生命的诞生。”

    方觉夏点点头,“所以我不会去想假如,过去的一系列事件序列让我成为现在的我,如果有遗憾,也是值得的。”说完他看向裴听颂,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因为我有你。”

    “你就是这个不具名的守恒秩序下,我用遗憾换来的那份馈赠。”

    裴听颂忽然间有点鼻酸,但他怎么都不想承认这一点,于是背过脸去想忍一忍,方觉夏问他怎么了,他只说太冷,冻得他鼻子疼。

    “啊!极光!”

    凌一的大嗓门几乎要回荡整个雪原。路远赶紧调整直播手机的角度,让粉丝们陪着他们一起看极光。

    裴听颂也抬起头,沉沉的夜色中开始浮现出美妙的蓝绿色弧光,交错缠绕,层层荡开,原本一望无际的黑暗被染上了神秘又美妙的光彩。

    方觉夏看不真切,只在极光越来越多的时候,感觉眼前的黑暗仿佛蒙上一层虚渺又美丽的光绸,像是面纱。他忽然间想到了一起去看过的烟火,想到一巡的万花筒夜空,和现在一样,都是他见过最美的黑暗。

    凌一对他大喊,“觉夏!漂亮吗?能看见吗?”

    方觉夏笑着点头,“很漂亮。”

    [真的好美啊,第一次见到极光,亲眼见应该更美吧。]

    [这么难得的场景,哥哥们快许愿啊!]

    [哈哈哈哈什么都要许愿]

    “对啊。”路远放下小零食,“我们一起许愿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通过,不过比起那种各许各的小心愿,他们更想来个大的。围在一起商量了一番,江淼问,“默默许?”

    裴听颂反对,“都一起许愿了,不喊出来怎么成真。”

    “对!”凌一难得和他站在统一战线,“喊得越大声,就说明我们心越诚!”

    “好~”

    他们六个人站在美丽又罕见的极光之下,在直播间的粉丝面前,就像每一次站在台上那样,连站位都维持了官方习惯。江淼左右看了看,然后习惯性地喊出了口号,“一、二、三……”

    这一次,他们没有自我介绍。六个在时光中走向成熟的年轻人对着极光齐声大喊。

    “foreverkaleido!foreverdino!”

    他们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然后是无忧无虑的开怀大笑,像永远不会长大的少年。依依不舍地和粉丝告别之后,江淼走上前想关闭直播。身后的弟弟们还在吵吵闹闹

    “你再欺负我就我单飞!”

    裴听颂不以为然,“你单飞啊,我看你这小胳膊小腿往哪儿飞”

    凌一习惯性搬救兵,“觉夏你看他,他又扒拉我脑袋!”

    “你别弄凌一了。”

    “就是,”贺子炎添油加醋,“再扒拉他就长不到175了。”

    路远又翻出他没吃完的小麻花,走到裴听颂和方觉夏跟前,“哎对了,你们婚礼的请柬选好了没,我前两天看见一个特别好看的我跟你说……”

    江淼飞快扭头,“路远!嘘——”

    “哎,怎么了?”

    “我还没关直播……”

    ——全文完——
抓住裸体jk双尾辫疯狂av_没有穿内衣的邻居爆乳_美女高潮喷水被强摸下面